春风院里渡平生

请叫我Kathie 或者春风太太~
满篇碎碎念
IG:kathiez1122
微博: 春風院的楚楚和小粘
挑灯莫语身前事,落子应知手后棋

冬天真正到来前最后的色彩。红的墙,黄的叶子,深绿的草坪。英国有长达四个多月的冬季,冷和暖之间往往只需要一场不起眼的雨。

天冷了,喵星人都消停了,除了睡觉几乎什么都不做了,邻居家的汪星人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做一回小区的主汪翁了。

想想怪可怜的,不论体型大小,在这个几乎家家养猫的街区一年四季有三季都要夹着尾巴做汪。出门就要上车,散步都要走远点,在自己家院子里透透气都会被天降神猫砸个头晕脑胀。总结起来,生活大概就只能是啧啧两个字了吧。

做完最后的换季工作,整个冬天就要靠积攒的落叶给花圃保暖了。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总护花。落叶也是一样。冬天的雪一下,雨一淋。在等待回暖的漫长又黑暗的冬天里会慢慢变成褐色,黑色,然后分解渗入土壤,等春天一到,表土均匀盖上,春天第一波出土的花草就不需要再施任何肥料,肥沃到几乎是黑色的土壤可以持续不断地提供将近半年的养料。

我想,大概没有什么能比收拾花园更能磨练人心性的啦。

成长可能不过就是一个不断磨练的过程。小时候我很任性脾气很坏,后来我爸画画,就叫我给他磨墨。他一画画一天,我就要断断续续给他磨一天,后来我脾气没有变好,可是忍性却开始变好,不过还是小孩子,能有多好。再大了就不怎么听话了,我妈就给我买了一把小提琴,老师很凶,刚开始拉琴单音无聊又难听,我哭着闹着不学。我妈告诉我心平气和,好好学,不然揍我,于是我坚持住了。再后来初中,叛逆期到了,什么心平气和,什么淡定,简直都是无稽之谈,又碰上我爸重病我妈事业的重要时期,于是我妈带我去琴行,让我自己选一个乐器,我选了古筝。
第一架筝很普通,我还记得是敦煌乐器厂的双凤朝阳,后来练摇指的时候镂空的琴头装饰磨得手很疼。

第一堂课上完,我妈跟我说,以后不会再来陪我上课,我自己去,自己回,学什么,学多少,她不管,自己的路自己走,自己的苦自己吃, 同样,你得到的也归你,与我们无关。

后来觉得,要是我那会儿能挣钱,我妈估计会让我自己吃自己的。感觉挺好的。

爸妈教给我很多东西,不过稳住自己这一点大概是最重要的。

现在长大啦,真的要自己吃自己的了,虽然异国他乡,什么都没有,倒也不怕。

吾家女人们的共同特点,越是波折磨难,越是能够创造更多的东西,大概也都是因为稳的住,定力足吧。


评论

热度(13)